123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续写《孔乙己》4篇

编辑:123作文网 | 来源:续写改写

续写《孔乙己》

快到年关,风是一天凉比一天。我也须穿上棉袄,整天无聊地抱着热壶,寂寞地靠在柜台上,望着一条空荡荡的街道。

柜台上也或多或少地蒙上了灰尘,惟有掌柜的算盘倒还干净。店里的境况也似这冷风,一天不及一天,粉板上就惟有“孔乙己欠十九文钱”还未抹去。

掌柜每每拨完算盘,总瞅着粉板发愣,不时重重的叹气,嘴里喃喃着:万不该赊给他!

店外的梧桐树上,那几片残叶也不知何时在冷风中消逝了。冬季日短,又是阴天,故而天色很早就阴暗下来,竟又下起雪来,雪花大的有梅花那么大,满天飞舞,夹着烟霭和忙碌的气色,将鲁镇笼成一团糟。

腊月二十以后,鲁镇上可就忙碌了起来。掌柜也在店门上贴了大红纸,店内设了香案,摆满祭品,点起红烛,掌柜不住地向香案上的菩萨磕头,嘴里也不知念些什么。

一天的下午,生意不好,掌柜刚叫我关门,我也想趁此进屋取暖,然而一抬头便瞅见了对面的孔乙己。我这回在鲁镇所有的人们中,改变之大,可以说无过于他了:花白的胡子全变灰了,夹着片片雪花,死尸似的脸上瘦削不堪,毫无血色的开裂的嘴唇,使得他活像一个木雕;只有他的眼睛转动,还可以表示他是个活物;长衫不见了,蒲包也四分五裂,唯一保暖的,也只有身上缠的几圈草绳;盘着的腿上放着一个破碗——空的,又乱又脏的已搓成绳状的头发散在头上,很像个疯乞丐:他分明已经完全是一个乞丐了。

他用了很长时间从柜台对面爬来,嘴里直呼噜着热气,稍一休息,便从胸口好不容易搜出五文钱,用开裂的手捧给我。他的嘴唇微微颤动,许久才翻出一丝细微的声音:“温……酒,……茴……豆……”

掌柜听了动静,探出头来,惊奇地问:“孔……孔乙己么?你没有……?”但终究是大年天,掌柜没有说出那个晦气的字。他回头看到粉板,嚷道:“还欠十九个钱呢!”孔乙己嘴唇蠕了蠕,但始终没有出声。掌柜见我在温酒,又嚷开:“酒不必给了,就算还上了四文!……豆么?收半价,一文一碟,谁让我是善人,要积点德呢!”

孔乙己张着嘴怔怔的坐在地上,直着双眼看掌柜。直到隔壁又响起和谐的拨珠的“啪啪”声。我暗地里多加了豆,弯下腰递给了他。他的长指甲断了,手也冻得几乎捏不住豆,有时夹起刚到嘴边,手一颤,又滚落到远处。他见我在瞧他,便不去理会那掉了的豆;待我一转身,他便飞快地将它抢到碟里,伸开拇指和食指夹住,送进嘴里。我又看见他时,他便又不去理会它了,似乎不屑一视。我见状,想笑又不能够笑。

吃完豆,他便又爬了出去。也许他就是这样天天爬着过活的。他在人们的记忆中,似乎已经销声匿迹了。他的境况,便是最慈悲的念佛的老太太们眼里也不再见一点点泪迹了。他也许未必知道,他的境况经过人们的咀嚼鉴赏了许久,早也成为了过去,只值得烦厌和无聊。在掌柜的催促下,我关上了店门。掌柜也自然忘不了在粉板上写下“孔乙己,欠十五文钱。”

过年了,远近的爆竹响了起来,看到了豆一般大的黄色的灯火光,接着又听到了毕毕剥剥的鞭炮声,掌柜也笑眯眯的过年了。合成一天音响的浓云,夹者团团飞舞的雪花,笼罩了全镇。就在这举家欢乐的时刻,店外被人们淡忘的残树,在冷风中“啪”地折断了,埋在雪地中……

次日,人们发现了孔乙己的尸体。他的破夹袄不见了,手里捏着几文大钱,倒在了离当铺不远的路边。掌柜和众人在不住的咒骂:“早不去晚不去,偏偏在这时去了,真是晦气……”“灾星呀!大年天儿就不吉利!阿弥陀佛!”掌柜骂也骂了,又叹起气来:“可惜了我那十五文钱。”他见了孔乙己手里的几文钱,便又嚷开:“这手里的几文,想必是来还我的,我也暂且收下了,安了这个去天国享极乐的心吧!”说罢,便捋起了袖子,用指甲将钱夹起,放在掌上,掂了掂,露出了一丝笑意,又摸出了佛珠,念着走了。众人也一哄而散。雪地中只剩下他那又瘦又黑又冰冷的僵尸。

爆竹又响了起来,天空又闪起了黄色的火光,毕毕剥剥的声音响得震天!

续写《孔乙己》

孔乙己从酒店里出来,慢慢地挪到一座庙前,他心想:我孔乙己自幼熟读经书,不想落到如此地步,当年同窗丁不仁狗屁不通,仗着家里有钱,贿赂考官才弄了个举人,现在,竟如此欺人!他越想越气,这时,天降大雪,寒风凛冽,孔乙己饥寒交加,昏了过去。

也是孔乙己命不该绝,且说自从范进中举以后,前来绍兴赴任,只见他一身锦衣绣带,满身珠光宝气。他的妻子、母亲也坐在轿中,胡屠户跟着当贴身侍卫,一看天降大雪,道路难走,便到庙中躲一躲。忽然范进看到一个人,那人身穿破夹袄,面色腊黄,乱蓬蓬的头发活像个鸡窝,蜷着两腿,下垫一蒲包,用草绳拴在肩上,手里还拿一本破书,范进想到自己当初的遭遇,断定他是个读书人,便将其带回绍兴。

到了绍兴,范进便忙着替孔乙己求医问药,孔乙己本无大碍,调养了一些日子,便康复了,范进因与孔乙己情投意合,因此二人结拜为兄弟,范进让孔乙己当了师爷。

一日,孔乙己来到咸亨酒店,掌柜抬头一看:孔乙己穿一身崭新的长衫,面色红润,左手捋着胡须,右手拿着折扇,一摇一摆地走了进来,掌柜急忙上前,满脸堆笑地说:“孔老爷光顾此店真是三生有幸,快,快请里面坐!”说着,便领孔乙己进了隔壁,抹了抹桌子。孔乙己将大串钱扔在桌子上,说:“这回,要上好酒,将以前欠的一并还清!”掌柜的赶忙搬出绍兴老酒,陪笑道:“孔老爷见外了,你欠的钱早就从粉板上拭去了,再提就是看不起小的了!”掌柜的只顾献殷勤,忘了住手,酒流了一地。

正在这时,丁举人一步跨了进来,孔乙己一愣,还未反应过来,丁举人就作揖道:“恭喜孔老兄,愚弟这厢有礼了。”孔乙己不理他。丁举人又施一礼:“都是小人该死,读书人窃书能算偷吗?孔老兄如果要,都送与您!”孔乙己还是不理,丁举人急了:“当初咱们同窗十载,亲如骨肉,仁兄若不原谅,小弟就死在面前!”说罢便要往墙上撞。孔乙己这才作罢。周围早已围满了短衣帮,都纷纷说道:“孔老爷福大命大造化大,莫和小的们一般见识,日后还请多多关照!”孔乙己露出得意的神色,之后便说些“之乎者也”之类的话,众人频频点头,夸他有学问,店里充满快活的气氛。

过了几日,丁举人又亲自登门做媒,将自己未满18岁的妹妹许配给孔乙己为妻……

续写《孔乙己》

距上次发生在咸亨酒店的最后一幕,孔乙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光顾此地了。因为他对打伤的腿没有及时救治,现在的状况已越来越严重,加上没有定居的地方,他整天露宿街头,显得更加苍老了——头发几乎一夜之间变白,脸上的皱纹也比以前更多了。

风,呼呼的刮着,疯狂的肆虐着孔乙己那单薄的身体,脸上的皱纹如同被刀割一样吹的阵阵刺痛,再加上这几天下了点雨,就显得更加阴冷了。这一天深夜,孔乙己独自徘徊在冷清寂静的街头,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咸亨酒店的门口,虽然这时的天气很是糟糕,但是咸亨酒店的招牌却显得格外耀眼。孔乙己停住了脚步,坐在酒店的门口,耷拉着脑袋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……

孔乙己穿越了时光隧道,来到了21世纪。他独自走在街头,麻木的游荡着。天,还是天,地,也还是那地,一点儿都没有改变。他发现身边的人都用奇异的目光盯着他看,走着走着,他停下了脚步,走进了一家店,来到柜台前:“温一碗酒,来碟茴香豆。”“什么酒什么豆啊?我们这里没有,你到别地去好了,别在这里影响我做生意,走吧走吧!”孔以及最后还是被赶了出来,他回头望着那家店,无奈的摇摇了头,每个人都指指点点的看着他,谈论着他……

闹事的一阵阵嘈杂声惊醒了他,他张开眼睛,发现身边的人和物都还是跟以前一样,没有任何的改变。孔乙己无助的望着天空,目光呆滞。慢慢的,慢慢的,她闭上了眼睛……

孔乙己死了,他真的死了,死得那么悲惨,那么痛苦……他好像是冬天里的雪,等冬天过去了,他也就跟着消失了……

续写《孔乙己》

寒风萧瑟的小镇,人烟稀少。枯黄树枝上的树叶悄然而坠,铺满了青石小路。虽是美景,却无人能懂那背后的凄楚。

角落里,有那么一抹深灰,不知道的,以为那是垃圾,其实不然,那是一个人,是一个不一样的人,是一种不一样的人。但在那个时代,是一个普通的人。他叫孔乙己,他的名字不是父母所给,而是酒客所给。他是可有可无的孔乙己。

浓密的发丝已不再柔顺,而是如风中的野草一般,随风而动。大而鼓的眼睛已不再明亮,而是充满了污浊的灰暗色彩,他是瘫痪的,他是颓废的,他是一个别人眼中的废人。在寒风中蜷缩的身子微微颤抖,他是无助的,任凭寒风挂上他瘦弱的身子。

三三两两的人群从他身边经过,眼中尽是冷漠与不屑,没有一片温存。咸亨酒店的小伙计看到了他,眼中有孤疑、不安、踌躇。他走向他,蹲下,可孔乙己并没有抬起头的意思。小伙计告诉他:“孔乙己,你还欠十九个钱呢!”但尴尬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,小伙计终于还是说了:“孔乙己,最近有一场科举考试,你要参加吗?”孔乙己终于抬起他耷拉的头,眼中释放出希望的曙光,浑浊的眼球中有了明亮的色彩……

孔乙己摸了摸自己兜里仅剩的二十个钱,眼神坚定。终,用手支撑着身体走出了角落。

他用手支撑着来到了科举考场,不知是看门的小吏看不见他还是怎的,他顺利的进入了考场。来到考场后,孔乙己犯难了,他根本就坐不上凳子,他上不去。但是,为了科举考试,孔乙己拼了。他用手撑在凳子上面,身体使劲往上冲,两条折了的腿如木偶玩具一般悬在半空中,但最终,重重地摔在地下。“哈哈……”哄笑声洋溢在空气中。孔乙己恼极了,直接用手把摊在桌子上的笔墨纸砚给拽了下来,在地上答题……

城内,不同于往常一般人烟稀少,而是出奇的热闹。

“快点快点!”有人催促道。

“知道了,不就是科举考试成绩出来了吗。”

孔乙己听到后,两眼放光,仍用手走到了榜前,在人群中,他异常矮小但他饥渴的目光却比任何人都要强!他的视线从下往上最终,看到第一名是自己!”“我中了!我中了!我中了秀才!我是秀才!我不再被人所嘲讽!”孔乙己叫道。于是,孔乙己变得精神了,变得有自信了,他从人群中骄傲的爬了出来!

孔乙己仍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中。这天,他来到了咸亨酒店。孔乙己的到来,使所有人大吃一惊。孔乙己用骄傲的目光审视着众人。“温一碗酒!”孔乙己道。“孔乙己,你还差十九个钱呢!”“我又不是不给你,叫什么!”孔乙己怒道。人群都已异样的眼光瞧着孔乙己,有人小声说道:“看呀,是孔乙己,听说他中了秀才。”孔乙己听到后,骄傲地抬起头。喝完酒后,孔乙己摆出二十个大钱,说道“还欠三文,下次再还。”便潇洒离去。

孔以及在街上爬着,动作姿势略显卑微,但孔乙己却是高傲的仰起头。不知不觉间,孔乙己撞到了一个人,孔乙己便说道“走路要长眼。”那人不说话也不动,孔乙己便抬头望去,苍老的脸上带了无限惊恐,那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——丁举人。丁举人一看是孔乙己,便要小斯揍孔乙己。孔乙己叫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不能打我,我现在是秀才,是秀才!”丁举人狂笑道:“秀才又如何,我还是举人呢!接着打!”

城中,又吹起了寒风,角落里,有那么一抹深灰,不知道的,以为是垃圾其实不然,那是一个人,一个叫孔乙己的人……

空中,飘起了鹅毛大雪,那雪瓣,落在孔乙己的睫毛上,渐渐融化。孔乙己感受到了这冰凉,缓慢睁开眼,望向空中。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看见雪,却也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看见雪……
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