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3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转变

编辑:123作文网 | 来源:鬼故事

“这儿的环境挺好的,出入也方便,别看是二手房,但还是蛮新的。要不是房东突然移民国外,急于出手,也不舍得这么便宜就卖的。”中介人打开窗户,清新的空气立刻就扑面迎来。

高雅拉兴致很高,在房子里跑来跑去:“Oppa,这里真的很好啊!我们就定这里,好不好?”

“oma,我喜欢这个小花园,我可以在这里养金鱼吗?”多彬蹲在花园里,看着地上的小白花。

“当然可以啊。”雅拉蹲在她旁边:“我们在这里养好多好多的小金鱼,好吗?”

始源看着她们母女俩好像都很满意的样子,不由嘴角带着笑意:“那好吧,我们这个房子要了。手续什么时候能办好?”

始源和中介人一起走到卧室里,“很快的,大约一个星期,就可以完全办好了。”

卧室的窗帘拉着,光线不足,窗帘后似乎有暗红的东西。始源看着屋内的摆设,并没有注意到什么。

“那好。”始源满意的点了点头:“明天我会去付定金的,希望能快点给我办好。”

“当然,放心吧,崔先生。”两人走出屋外。

“您真是幸福啊!那么漂亮的太太,还有那么可爱的女儿。”

“谢谢。”始源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,抬头望着花园里的两个人:“她们都是我的天使。”

“我还想养只小狗,可以吗?”多彬的大眼睛,黑色的卷发,像个洋娃娃似的看着雅拉。

“当然可以啊,我们养只白色的小狗,然后给它在花园里搭一个狗狗屋,好吗?”雅拉扎着麻花辫,碎花的裙子铺在地上,像盛开的花朵。

多彬咯咯的笑着,笑声似银铃般:“oma不能养金色的吗?为什么一定要养白色的啊?”

“多彬喜欢金色的吗?oma觉得白色的更漂亮啊。不过多彬喜欢金色的话,我们就养金色的吧。”她摸摸女儿的头,把她抱到腿上:“我们多彬啊,像个白色的小天使,所以oma喜欢白色的啊。”

“oma才像天使呢,老师说天使的眼睛都是像琥珀一样漂亮的颜色。”多彬搂着雅拉,在她脸上亲了一下:“就像oma的一样。”

始源过来抱起多彬:“我们多彬是aba和oma的小天使。”

“aba是多彬和oma的守护天使。”多彬勾着他的脖子,在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下。

一周后。

始源和妻女搬进了新房。他自己亲自在院子里砌起了一个小池塘,在里面养了各式各样的小金鱼,还在院子里搭了个白色的小木屋,作为他们家第四个成员的小窝。

“oma,你说小狗叫什么名字好呢?”多彬在院子里的秋千上荡着秋千。

“叫拉拉,怎么样?”始源开玩笑道。

“叫球球吧。看它圆圆的,多可爱啊!”雅拉瞪了始源一眼。

“好啊,球球,快过来!”多彬跳下秋千,跑到狗窝前,球球摇动胖乎乎的身体,朝多彬跑了过来。多彬蹲下,抚摸着它金色的毛发。

“oppa,我明天要考试,晚饭我晚些回来做啊。”雅拉还是大学四年级的学生,所以除了照顾丈夫和女儿外,还要到校上课。

“没事的,你认真学习好了。不行的话,我带多彬出去吃好了。”

“没关系的,我考完试回来再做,来得及的。等我放了暑假,就有好多时间在家里陪多彬玩啦。”雅拉抱着多彬亲了一口。

“好吧。我们进去吧,天都暗了。”始源点点头,搂着雅拉的肩膀。

大概和小狗玩得太累,多彬早早的就睡着了。雅拉替女儿盖上被子,回了卧室。她把绑着的麻花辫放了下来,显得成熟了不少。

“最近是不是很辛苦啊?”始源从后面扶住她的肩膀。

“还好啊。不过,oma不肯跟到首尔来,自己带多彬,时间上有点紧张。”雅拉穿了条可爱的兔乖乖睡裙。虽然已经是六岁孩子的oma了,但自己还是个孩子呢。

“要不,我们请个保姆吧?你这样又要上课又要带孩子的,很辛苦的。”始源有些心疼她。

“不要。我觉得这样很好啊!没有人打扰我们一家的生活,而且多彬喜欢和我在一起。”雅拉把长发理了理:“oppa,你说,我去烫卷发,好不好?”

“好啊。你做什么发型都好看。”始源从背后抱住她:“多彬就像你一样,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。”

雅拉脸微微红了红,握住他放在自己腰上的手:“oppa,和你在一起,真的很幸福。”

“傻瓜。”始源在她脸上亲了亲:“早点睡吧,明天还要上课呢。”

“好。”雅拉跳上床,盖好被子。

还没来得及关灯,始源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始源抱歉的看了一眼雅拉,拿起电话:“喂?”

“现在在干吗?过来玩吗?”

“在哪儿?”始源看了一眼雅拉。

“你不会已经和你的娃娃老婆关灯睡觉了吧?”话刚说完,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哄笑。

“我待会儿就过来,你们等一会儿啊。”始源挂断电话,开始起身穿衣服。

“怎么了?”雅拉盘腿坐在被子里:“这么晚还要出去啊?”

“是啊,朋友们叫我去。你先睡吧。”始源下床。

“好吧,那你早点回来啊。”雅拉抱着他的脖子,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
“嗯,你睡吧。”始源穿好外套。

“我睡啦。”雅拉盖好被子,闭上了眼睛。

始源关上灯,离开了家。

始源一向都是非常有女性缘的,他的到场,引来了许多女生的关注,不少高挑性感的女人在他身边环绕。

“果然还是帅哥受欢迎啊。”同事感叹道。

始源笑着和他们打了招呼,坐下点了喝的。

“怎么样?你舍得把你的老婆扔在家里,会不会心疼啊?”同事取笑着他。

“你们在胡说什么啊?难道结了婚就没自由啦。”始源仰头喝了一口酒。

“就是嘛,男人啊,就应该过得自由点!”同事举起杯子:“来!我们不醉不归!干杯!”

“干杯!”始源举起杯子碰了碰。

夜生活对于他们来说,才刚刚开始。

始源喝的有点多,大概凌晨的时候,在朋友的帮助下,被塞进了计程车。他的身体没有丝毫力气,几乎要倒下来。但很快又有人进了计程车,用身体撑住了他。汽车的空间很小,始源可以闻到那个人身上带着诱惑的香水味。她的身体很柔软,他靠着的□□的肩膀,皮肤也很光洁。始源动了动,找了更好的位置,沉沉的睡去。

“你好沉啊。”女生用尽全力将他弄出计程车,费力的掏出钥匙,打开了门。

“雅拉……”始源抱住她。

女生把他扶到卧室,始源的身体陷入一个柔软的大床里,他半醉半醒间,可以看到一个人影在晃动。

“雅拉……”始源伸手拉住那个人影。

“oppa,喝点水吧。”她被拉的一个不稳,水杯打翻在地,充满弹性的黑色的卷发,铺在始源的身上:“oppa,你喝多了啊。”

“你动作可真是快啊,这么快就烫头发了啊。这样很好啊,显得有女人味多了。”他捉起一缕她的秀发,放在鼻尖。

“oppa喜欢吗?”雅拉笑笑,她从不化妆,今天却化了个很妩媚的妆,长长的眼线,红润润的唇。原本的兔乖乖睡裙,不知何时换成了性感而大方的蕾丝睡裙,称得她两条腿修长无比。

“喜欢……”始源勾住她的腰,吻上了她红润的唇。雅拉在夫妻生活上,从来都是很被动的。今天的她显得很大方,她手指灵活的解开始源的衬衫,低下头,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一路吻下去……

“aba!起床啦!懒猪!”多彬坐在他肚子上,捏住他的鼻子。

始源皱着眉:“唔……多彬别吵,让aba再睡一会儿。”

“aba羞羞羞,睡懒觉。”多彬继续在他肚子上蹦来蹦去。

“多彬!”始源猛的起来,把她抱起来,放到地上:“让aba再睡一会儿,好吗?”

“多彬,不要吵aba。来,oma给你做了好吃的啊。”雅拉系着围裙走进来,领走了多彬。

“aba这个大懒虫!”多彬被牵了出去:“oma,我们不要理aba了。”

雅拉笑了笑:“快吃吧!待会儿oma送你去上学。”

始源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雅拉和多彬都已经离开了。锅里煲着热腾腾的白粥。

一连几天,同事们都打电话叫始源出去。有时候始源会觉得不好意思,可又放不下这个面子,最终还是出去了。每次半醉半醒中,总会觉得雅拉特别的迷人,少不了缠绵一番。雅拉似乎只在晚上化妆,白天的时候,从来都是素面朝天。

就好像白天她是令人感觉亲切的朝颜花,朴实纯净;到了晚上,仿佛一下子化身为夕颜花,惊人的绽放与众不同的美,绚烂极致,妖艳绝伦。

“始源啊,我们很少看见你带你的小妻子出来玩啊,这样吧,今天叫她过来玩玩吧。”同事说道:“我们还从没见过弟妹呢,只听你说过还是个学生。”

“好的啊,你们等一下啊。”始源掏出手机,拨通了雅拉的电话。

半小时后,雅拉出现在大家面前,依旧是简单的裙子,大波浪的卷发被绑成两条麻花辫:“oppa,对不起啊,路上堵车。”

大家都很惊讶的看着雅拉,她很漂亮没错,可这样的装束出现在酒吧……

始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,颇不满的看着她:“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?”

拉着她坐下,始源笑着解释道:“她刚从学校回来。穿的学生气了点。”

“怎么了?我平时都穿这些的啊。”雅拉扯了扯裙子。

“始源,好可爱啊!”同事朝他挤挤眼睛。

始源看了她一眼,示意她别再说了,然后朝同事笑了笑,抬手喝了口酒。

“还是个小妹妹呢。”性感的女同事,穿着红色的长裙,双手搭在他肩上。

始源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,整个晚上和男同事说说笑笑,并没有搭理身边的雅拉。雅拉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,只能捧了果汁一个人坐在一边喝。

回家的路上,始源也是一声不吭的。

“oppa……”雅拉怯怯的拉拉他的衣服:“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?一个晚上也不理我。”

“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?”始源终于无法忍受:“你知道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吗?!”

“这是我最漂亮的裙子了,哪里不好吗?”雅拉有些委屈。

“你不是也有很成熟的衣服的吗?还有,头发干嘛编起来啊?放下来不是很性感吗?”

雅拉咬住唇,泪光闪动,声音哽咽:“以前……oppa最喜欢我这样了……”

“人总是要变的,你现在已经结婚了,而且都有孩子了,别再这样打扮了,好不好?”始源心烦的撑着头。

这一个晚上,雅拉都很沉默,晚饭也没吃几口,眼睛一直红红的。等多彬睡着了,她在多彬旁边守到了很晚,差不多一点多的时候才回了房间。她看着沉睡的始源,伸手摸了摸他的脸:“oppa,这样的我,真的讨厌了吗?……”

雅拉俯下身,在他额上亲了一下,转过身对着窗户,眼睛红肿:“真的是这样吗?你能给他幸福吗?”

她侧着头,似乎在听谁说话。

半晌她点了点头:“是的,我看到了,他喜欢你。”

雅拉低下头,泪水不住的流了下来:“是的,我知道……可我不舍得离开他……还有多彬……”

再抬起头时,她的眼神有些呆滞,她不住的朝窗户点着头,然后,慢慢的上了床,闭上眼睛沉沉睡去。

“不要!我不喜欢这样!oma……”一大早外面就传来多彬的抗议声。

“怎么了?”始源拿着领带走了出来。

“你这孩子怎么不懂事呢?oma是为了你好!快过来。”她转过头,面容精致,长长的大波浪如流水般披在身后,她穿了始源的衬衫,露出两条白皙的腿:“oppa!你醒啦。”她跑过来,勾住始源的脖子亲了一下。

始源呆了呆,这是雅拉吗?看到坐在椅子上生气的多彬,恍然想到自己为了什么出来:“哦……对了,多彬怎么了?”

“aba,多彬不喜欢穿这个,多彬喜欢小兔兔的衣服。”多彬指着桌子上的一身套装,一看就知道是名牌,但多彬穿着会略显老成。

“雅拉,多彬还小,你给她穿这个干嘛。多彬穿小兔子的衣服很可爱啊。”始源帮着多彬。

“明年就读一年级了,这衣服不适合了。”雅拉不顾多彬的抗议,将衣服给她穿好。自己回了房间换了件衣服出来,雪纺,蕾丝,精致的妆容,妩媚的眼线,比以往任何时候的她都更有魅力。

“雅拉,多彬还小,穿这些不合适。”始源觉得今天的雅拉很不一样。

“没关系的,看着看着就习惯的。”她拉住多彬的手,带她出去:“我送多彬上学啦。晚上我有事,晚点回来啊。”

始源拿她没办法,点点头:“小心点。多彬要乖乖听oma的话,知道吗?”

始源要上班的时候,才注意到鞋柜上放了一双鲜红的缎面绣鞋,上面一朵艳丽的牡丹花。始源看了看,以为是雅拉新买的鞋,没有多注意就离开了家。

连着好多天,雅拉都很晚回家,每次回来都醉熏熏的,从前清丽的影子完全消失不见,剩下的,只有让人窒息的妩媚。

今天她又没有早回家,时钟已经指向了一点。

电话突然响起。

“喂?”始源接起电话。

“始源啊,是我。”同事小林的声音压得很低:”你能出来一趟吗?我好像看见你老婆了,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,正被几个男人纠缠着呢!”

“什么?!”始源吃惊的瞪大眼睛:“你有没有看错?雅拉怎么会和男人纠缠?”

“应该没有看错才对,脸是没错,可怎么变化那么大啊!”

“在哪儿?我马上过来。”始源边接着电话,边穿好外套。

“就在上次的酒吧里,你快来吧,他们大概快要走了。”

“你好讨厌啊……”雅拉踩着细细的高跟鞋,半倚在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身上,旁边还有几个男人也围着她:“小心我告诉我老公哦,他可是跆拳道四段,呵呵……”

“雅拉!”始源不敢相信的望着她:“你在这儿干吗?”

“oppa……”雅拉看见他,想走过去,却被那个男人扯住手腕。

“你是谁啊?嗯?”

始源皱着眉,一把拉过雅拉:“我是他老公!”

雅拉吃吃的笑着,显然又喝醉了:“oppa,他们都是坏人,教训他们……”

“切!老公?也有个先来后到吧?我先做他老公,然后才轮到你啊,排队去!”

始源怒火中烧,一拳打了上去,几个男人都是废物,不一会全都趴下了。雅拉靠在墙上,点了枝烟,看热闹。

“给我回家。看看你是什么样子!”始源用力的拉扯着她。

“我怎么了?”雅拉笑得风情万种,凑到他耳边:“这不是oppa希望我变成的样子吗?那个傻丫头,你不是不喜欢吗?”

“雅拉,我只是叫你穿衣服成熟点,不是让你变成这样!”始源皱眉。

“难到你要我穿成这样,然后再笑得一脸纯情?你也太强人所难了吧?我可不管你喜欢不喜欢。我自己很喜欢这样。”她掏出镜子描绘口红,嘴唇鲜艳如血。

“雅拉!给我回家!”始源把她塞进车子。

雅拉醉得不行,根本不跟他说话,回到家里只顾睡觉,还吐了一地。始源收拾好一切,刚迷迷糊糊睡了一会,就传来多彬的尖叫:“啊!!”

“怎么了,多彬?”始源冲进女儿的房间。

“aba!!!”多彬显然受了很大的刺激,扑进他怀里不住的颤抖。

“怎么了,多彬?”始源抱着她,轻轻拍打着她:“aba在这儿,别怕,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

多彬用颤抖的手,指着自己的窗外:“o……oma……”

始源抱着她走向窗户。

透过多彬的窗户,可以清楚的看到,雅拉正搬着块石头,用力砸着什么,那团东西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,能看到它金色的毛皮。

始源放下多彬冲到了楼下:“雅拉,你在干吗!?你是不是疯了!”

“让你再朝我叫!我让你叫!”她用力的砸着,似乎没听到始源的话:“现在……没有任何人,任何事情,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。”

她抬起头,一脸的鲜血。

“雅拉!”始源拉起他,一巴掌甩了上去:“你疯了吗?!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些什么吗?给我清醒点!”

“哈哈……”她大笑着:“我疯了?你才疯了!崔始源!从今天开始,你是我的了!她再也抢不走你!我把她好好的关起来了……哈哈……”

“她?她是谁?你在胡说什么啊?”——始源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,不可思议的望着她。

她慢慢的走过去,搂住他的脖子,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吻:“她抢走了你,但我又把你抢回来了。你是我的……”

始源拉开她:“你疯了,给我进去。”

“啊!!!!!”多彬在屋子里再次发出尖叫。

始源扔下她,冲进了屋子,这一切对他来说,仿佛就是个梦,一个太过于真实的梦:“怎么了,多彬?”

多彬惊恐的跌坐在地上,冰箱打开着,看到始源进来,一下子就扑到他怀里。

始源伸手,缓缓拉开半掩着的冰箱门……

冰箱的门笔直的打开了,始源像触电似的抱着多彬,退后了几步,惊恐的眼睛瞪的大大的……

冰箱里,雅拉被扭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姿势,黑色的发,像索命的海草般垂在面前。

“雅拉没有告诉过你,她还有个双胞胎妹妹叫雅罗吗?”雅罗阴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……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裸足的等待 下一篇:爱人